凫枳.

凫雁的凫,枳花的枳。
取自温庭筠的《商山早行》。
喜好什么都刷一个号,显得很杂。

夜半钟声。/天刀ol神威x太白。

是说有车的剧情,还是有剧情的车好呢。

瞎写写。有自行车不敢发lof走微博吧这样pup。

重点是,没捉虫,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写得很急!


嘟嘟嘟。

摸篇鱼,松日,不算是很cp向,有点的那种松音。好久没看zero了。有Bug,还是很多的那种。日常的主刀医生设定(。

听得bgm是家入レオ的silly.

我也只会摸鱼了,还都是乱摸都摸不好的那种鱼(


为什么选择这条路呢。

那是在某天,松田夜助翻着手中的漫画书,大概是因为音无凉子不在身边太无聊的缘故,才会和躺在病床上的日向创说起了闲话。然而当日向对他投过好奇的眼神的时候,他又撇嘴不说话了。

不用回答也可以,这种事除了日向创自己清楚,松田也差不多能了解得到,预备学科里也不是没有人,但是他可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坚定地来手术室的预备学科。不过他还是表现出见怪不怪的样子,一副很嫌麻烦...

【年中松/チョロ一】关于选择题与答案。

关于24话的衍生,一个恋爱小故事。

choro视角,总体来讲很轻松的恋爱氛围(?),OOC和私设注意。

感谢观看。

关于选择题与答案。

我不知道自从我离开家以后到底过了多久,犹如海浪一般的工作冲进了我的生活,让大脑时不时地感到不清醒。于是我决定请假外出散步,明明什么地方都可以,离生活的地方近一点的公园,或者远一点的街区,可是我却走到了家的附近。

本来不应该是这样的。

我在熟悉的巷子口遇到了他。

一松依旧身着印有“DAT”的那件紫色衣服,而最大得不同是他的肤色不像曾经那样稍显病态的白了,那是长时间经受阳光照射的颜色,还有眼睛下的黑眼圈更是变得浓重了。我隐隐约约地猜出了点什么,可是我...

【paka松/おそ一】Murderer。

▷おそ一,没有兄弟设定的侦探oso和杀人鬼ichi,隐性的很多カラ一。有点强行的长兄一。

▶第一人称oso和开放式结局,OOC和私设请注意

▷感谢观看。

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目睹到他杀人。

拿着刀手抖得和我刚认识他一样,面具下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眼角隐隐的看得到闪光,我惊讶的眨了眨眼,不知不觉中他就将刀捅进了那个人的身体里,血溅到了他的面具和精致的木质地板上。

 

Murderer.

 

不得不说这种事很搞笑,可是那些警官们从几年前到现在都在请求我去破案,我的确对这种事情持以无所谓的态度,去案发现场活跃一下气氛就能拿到钱的事谁会不干呢?尽管他们把这样的...

【色松/カラ一】蓝天、大海与你。

高中松的カラ一。后面稍微有点数字松,所以就强行筋肉一了。

意识流,各种OOC和私设请注意。

可能会有kara篇。(吧)

感谢观看。


蓝天、大海与你。

 

 

大眼睛,栗色长发,笑起来会有两个酒窝,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演剧部的女孩子。

不经意间听到了同班女生的八卦,平常的话,我大概是不会对这种八卦感兴趣的,只不过她们口中的男主角——カラ松。有点惊讶,这样的哥哥竟然交到了女朋友,还很可爱的样子。实际上这样的发展也不是不能接受,演剧部的男生人气高也是个事实,更何况是カラ松,不得不承认温柔过头了。


——比如现在这...

上午去看的大圣。orz赶得这里最早的首映,从学校去的电影院然后我发现人好多,虽然很多都不是看大圣的吧…。

这部真的超棒,刚开始出预告片朋友安利我还没想看,还好中途改了主意orz。

故事真的挺简单,简单中反而很细腻。喜欢这部♪老早就想让人再进去看一遍的迷之中毒性orz。

童自荣老师配的大反派太棒了,真的超棒!听的都让人一阵酥麻(?)

总的来说,真的是一部超好看的电影(想给大圣生猴子x)。


[米优]夏至。

夏至。


*有点小惆怅的非常短短短的短打,夏至这两天就中考。烟。

*然而脑洞还有很多。

*没什么中心,为了写一写描写。

*设定是差不多公式书的漫画家设定。


烈日当空,百夜优一郎向窗外不断发出耀眼的橙光的太阳看去,手中的冰棒像即将要被烤化了一样,甜腻的水珠啪嗒的滴在地板上,木质的地板遍很快渲染上墨色。平时能屏蔽掉窗外蝉鸣的空调声这时竟也早早停止了工作。他撇了撇嘴,也意识到手中的冰棒已经开始融化的现实便一口含住了它。


啊,青苹果味道的。


青苹果的颜色很清爽是没错啦,但不代表看到化掉的青苹果冰棒就会感到一瞬间浸入到冷水之中嘛。优一郎伸出舌头舔干净那些在手腕上还不断向下延伸的液体。这不...

写个小梗。

*古风paro。我……实在不会写。

*师兄x小师弟(?)的一个简单paro.

*OOC注意。


楚子航在那座不起眼的山上跟师傅学剑,路明非遇到只是偶然。那天他去山上,想着为喜欢的姑娘采点好看的花,结果被狼抓了个正着。而救他的人,恰好是楚子航。他一袭蓝衣从远处的树上跳过来,拿着他那把剑把饿狼给伤的不是残废就是命不久矣。


从此之后,路明非就嚷嚷着跟在他后面说要报答他,说要和他一起练剑。楚子航也没拒绝,倒不如说他不知道怎么拒绝,路明非有的时候是个固执的人。


但最后,路明非只是拿着一把剑当摆饰佩在腰间,但却总是跟在楚子航后面,楚子航很久没听到过一个人跟他说一些没用的事了,一来...

[楚路]深夜食堂和情感栏目。

[楚路]深夜食堂和情感栏目。

*第三人称视角。

*OOC可能注意。

对于夜宵这种东西,在我认为永远都不可能碰的时候,我恰好就那么碰上了。课程太多的缘故,我错过了和朋友一起吃晚饭的时间,于是只好大半夜实在饿得不行的时候一步一步挪向食堂。本以为这个点钟食堂不会有人,但事实出乎我的意料,那位学生会主席,坐在椅子上,他面前的桌子摆着一个杯子,一个盘子还有一个碗。

于是我决定速战速决,虽然点了一只整鸡和三五个三明治。然后毫不犹豫地选择坐在了那位学生会主席的旁边。他见到我好像很惊讶的样子,我颤颤兢兢的对这位德高望重的主席说了句您好。他像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时我才看清他的夜宵,一杯柳橙汁,盘子...

文手年终总结。把稍微能看一点的放上去了。因为我,实在没啥太能看的了。(抽泣(x 大部分都能在lofter找到,吧?

有点多就不占tag了。

放这儿一下注意避雷就好咯

按顺序来。伸文/伸文(ShinEne?)/KanoAya/路绘/周叶/喻叶/松日/神日/菅日。

感觉今年在好多圈子里都很开心噢。谢谢大家❤!/喜极而泣.jpg(x

[菅日/sghn。]

*菅日only。
*很无聊的像少女漫一样的梗。
*双向暗恋?大概是甜吗
*感谢观看(○` 3′○)。

〈菅原side.



说起来最近,日向好像换了洗发水。不同于平常那种香甜的橙子味道,而是更接近太阳味道的向日葵的味道。不过女孩子更喜欢那种花香的洗发水吧,还是说因为某个喜欢的女孩子喜欢这种花香的洗发露吗……

啊……虽然有点不太舒服呢不过也罢啦。摇摇头将脑中的奇怪想法驱除,像是把大脑重启之后一样,菅原板直了腰打开早已喧闹一片的排球部的大门。

眼前是各式各样熟悉的人的运动动作,早已看过不下百遍的风景了。不过好像有什么缺了的东西啊。

「抱、抱歉菅原前辈来晚了!」发觉到那里不对的菅原刚想开口稍微...

【神日】心做し。

❤无心的梗,写写看,质量不好。
❤与其说是神日的故事……还是说被日向拯救了的神座的故事比较好吧。(?
❤OOC对不起!实在掌握不好神座的性格。

感情,爱好,兴趣,厌恶的一切,甚至才能,若将把这些一丝不留的都舍弃掉。像那些普通的人一样过着无所事事的生活的话,甚至会比这样过的更轻松也说不定?

至少我觉得那是不可能的,着实是非常的无趣。在我眼前说着那些毫无意义的未来理论的「日向创」,大概是个无趣的存在。但是在我记忆力,他至少比曾经见过的其他家伙的理论来说,更有点说服力。不过也不能说明什么就是了。

「稍微闭一下嘴吧,就算你说到口干舌燥,也不能改变现况。」

对于他一本正经的说着让他人理解不了的话...

一米的距离。

一米的距离。

*松日,不过只能勉强算得上是友情向吧。
*两个月没写过东西了,质量太差对不起噢orz。
*想写出来松田君离日向君的病床有一米的距离可是寸步难行!的感觉?(啊?
*不过如果真出现这种感觉那就叫OOC了!吧!

日向创在临近手术的那几天,天气闷得让人急躁,云压的仿佛让人呼吸不能,但几天过去了就是没一点雨水降下来。仅仅只是病房里的厚窗帘就把日向创与世隔绝了起来,这种事情他自然不会知道,得知这些事情的途径只有询问那个每天都在病房里待着半天的松田夜助的口中。

问起这种事的时候,松田总会说都是要死的人了问这个干嘛,然后日向反驳几句最后会说出,一点都不像他自己说出来的话的话。

他说,至少会有现在还活着的实感吧

[喻叶]荤段子。

第一次的肉就给喻叶啦!dokidoki(x

走子博,密码:yxprprpr

不香不甜的肉

[江叶]“不成功的告白”。

*想写江叶好久了,试试。
*OOC注意。时间轴不一定对得特别准!希望有GN挑下虫了谢谢!
(又名为《论九点水大大前后画风为何差别大》(不是(。)

(1)

江波涛有个暗恋的人,这当然是个秘密了,就好似初中的男孩子暗恋隔壁班的女孩子一样,比喻虽然不太恰当,不过想想也就是那样没错了。关于江波涛暗恋的人……

那还是个五月份来着,S市不冷也不热,湿润的气候有点让人感到蛮享受的。当轮回训练室有个新人惊讶的说出佟林前辈拉着叶秋向经理室走,江波涛情绪就有不少的波动,先放下别的不说,叶秋这个人只要来这儿那绝对是有计划的,江波涛看了眼身边的周泽楷,问他要不要去看看,话音刚落,紧接着就是电话铃,那个新人又慌慌张张的跑去接,结...

[周叶]白衬衫和纱窗帘。

*爱周叶校园paro爱的深。结尾有点私心带了all叶注意。(
*傻白甜。去参加了婚礼看到婚礼仪式简直不能自己,好像快点和叶修大大结婚!!!^艸^(
*ooc ooc ooc。前面两段简直废话(。

■□■

荣耀学院的夏季校服从来都是白衬衫,白衬衫,和白衬衫。虽然不说好看但这普普通通的白衬衫也绝对不算难看。女孩子穿着这样的校服下面再配上白色的纱裙子,那就简直想要出嫁一样。不过一般在校时间只能穿运动裤所以故作不深谈。
今天还是很热,虽然抱怨着学校不安空调,可却丝毫没有群体抗议的意思,好好学习的依旧好好学习,懒懒散散混日子的还是懒懒散散混日子,除了日期与课程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叶修在靠着窗户的倒数一排翻着老师讲...

[周叶]星期五早上好。

*听HoneyWorks的新(?)曲的梗(
*ooc注意。orz
*校园Paro注意。

Wednesday

周泽楷对着家里的镜子看了半天又半天,浪费了他吃早饭的大好时机,他想开口对着镜子说出声音不大的话——“早上好。”一边一边的练习着这三个字,直到他的母亲敲着门叫他要赶不上公交车了,周泽楷这才惊醒过来。之后听说母亲在这之前一直喊上学要迟到他没回应,偶然看到远处驶来的公交车才一个实话传到他耳边。
周泽楷连早饭也没吃得就慌慌张张的赶到公交车站点,刚好,车门在同一时刻咔的一声打开了。喘着因为跑步而肺活量不够的气,周泽楷做到那个平常坐的位置,是离车门最近的位置,每到下一站,时间也刚好是8:07,那个穿着同样校服...

Lair。(KanoShin?)

Lair。(KanoShin?)

*题目是苏格兰语的泥沼的意思。

*OOC。文笔差。AyaShin因素存在。能看到这里都感到太感谢了。谢谢。

“伸太郎君,头发乱糟糟的噢——”


鹿野指着伸太郎乱得如鸟巢一般的黑发。是刚睡醒吗。明明是晌午了呢。昨天晚上有干什么吗。

如此的想法迅速在鹿野脑子里揉捻成一团。

不过怎么样都不管我事啦。

之后云飞烟灭。

“……不管你事啦。”虽然这么说着,伸太郎还是快步的走过鹿野身边进了洗浴室。半晌,伸太郎插着兜走了出来。

“噗哈——”当伸太郎走到鹿野身边时,后者忽然抱着肚子笑起来,“伸、伸太郎君还真是……太有趣了——”

虽然很想打他,但是毕竟还是在对方家,所以...

©凫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