凫枳.

槲叶落山路,枳花明驿墙。
因思杜陵梦,凫雁满回塘。


什么都刷,喜好很杂,相当于存文的地方。

【荼毘轰/ダビとど】世界的第一颗糖。

世界的第一颗糖。

*骨科设定。
*过去捏造。

小孩子格外喜欢吃糖,喜欢丝丝的甜味在嘴巴里挥之不去的感觉,甚至喜欢吃完糖后牙疼被家人安慰的时候。
可他不一样。
轰焦冻是和其他小孩子不一样的。
从前的家里的茶几上总是有着一盒子糖果,硬糖软糖一应俱全,味道也是多的数不过来。可年纪尚小的轰知道那些糖是不属于他的,有时看一眼五彩斑斓的糖纸都是奢望。
当然了,很多时候母亲会从兜里拿出几颗糖偷偷塞给轰,但这个“很多时候”的糖都被严厉的父亲冷着脸扔用个性融化掉,粘稠的糖水滴答滴答流在地板上,糖纸化成的灰也被父亲扬进了垃圾桶里。
轰焦冻知道他不是“其他小孩子”,他当然知道了。他要莫名其妙地继承父亲的志向,要日复一日地训练小孩子...

【年中松/チョロ一】关于选择题与答案。

关于24话的衍生,一个恋爱小故事。

choro视角,总体来讲很轻松的恋爱氛围(?),OOC和私设注意。

感谢观看。

关于选择题与答案。

我不知道自从我离开家以后到底过了多久,犹如海浪一般的工作冲进了我的生活,让大脑时不时地感到不清醒。于是我决定请假外出散步,明明什么地方都可以,离生活的地方近一点的公园,或者远一点的街区,可是我却走到了家的附近。

本来不应该是这样的。

我在熟悉的巷子口遇到了他。

一松依旧身着印有“DAT”的那件紫色衣服,而最大得不同是他的肤色不像曾经那样稍显病态的白了,那是长时间经受阳光照射的颜色,还有眼睛下的黑眼圈更是变得浓重了。我隐隐约约地猜出了点什么,可是我...

【paka松/おそ一】Murderer。

▷おそ一,没有兄弟设定的侦探oso和杀人鬼ichi,隐性的很多カラ一。有点强行的长兄一。

▶第一人称oso和开放式结局,OOC和私设请注意

▷感谢观看。

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目睹到他杀人。

拿着刀手抖得和我刚认识他一样,面具下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眼角隐隐的看得到闪光,我惊讶的眨了眨眼,不知不觉中他就将刀捅进了那个人的身体里,血溅到了他的面具和精致的木质地板上。

 

Murderer.

 

不得不说这种事很搞笑,可是那些警官们从几年前到现在都在请求我去破案,我的确对这种事情持以无所谓的态度,去案发现场活跃一下气氛就能拿到钱的事谁会不干呢?尽管他们把这样的...

【色松/カラ一】蓝天、大海与你。

高中松的カラ一。后面稍微有点数字松,所以就强行筋肉一了。

意识流,各种OOC和私设请注意。

可能会有kara篇。(吧)

感谢观看。


蓝天、大海与你。

 

 

大眼睛,栗色长发,笑起来会有两个酒窝,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演剧部的女孩子。

不经意间听到了同班女生的八卦,平常的话,我大概是不会对这种八卦感兴趣的,只不过她们口中的男主角——カラ松。有点惊讶,这样的哥哥竟然交到了女朋友,还很可爱的样子。实际上这样的发展也不是不能接受,演剧部的男生人气高也是个事实,更何况是カラ松,不得不承认温柔过头了。


——比如现在这...

[楚路]深夜食堂和情感栏目。

[楚路]深夜食堂和情感栏目。

*第三人称视角。

*OOC可能注意。

对于夜宵这种东西,在我认为永远都不可能碰的时候,我恰好就那么碰上了。课程太多的缘故,我错过了和朋友一起吃晚饭的时间,于是只好大半夜实在饿得不行的时候一步一步挪向食堂。本以为这个点钟食堂不会有人,但事实出乎我的意料,那位学生会主席,坐在椅子上,他面前的桌子摆着一个杯子,一个盘子还有一个碗。

于是我决定速战速决,虽然点了一只整鸡和三五个三明治。然后毫不犹豫地选择坐在了那位学生会主席的旁边。他见到我好像很惊讶的样子,我颤颤兢兢的对这位德高望重的主席说了句您好。他像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时我才看清他的夜宵,一杯柳橙汁,盘子...

©凫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