凫枳.

槲叶落山路,枳花明驿墙。
因思杜陵梦,凫雁满回塘。


什么都刷,喜好很杂,相当于存文的地方。

一米的距离。

一米的距离。

*松日,不过只能勉强算得上是友情向吧。
*两个月没写过东西了,质量太差对不起噢orz。
*想写出来松田君离日向君的病床有一米的距离可是寸步难行!的感觉?(啊?
*不过如果真出现这种感觉那就叫OOC了!吧!


日向创在临近手术的那几天,天气闷得让人急躁,云压的仿佛让人呼吸不能,但几天过去了就是没一点雨水降下来。仅仅只是病房里的厚窗帘就把日向创与世隔绝了起来,这种事情他自然不会知道,得知这些事情的途径只有询问那个每天都在病房里待着半天的松田夜助的口中。

问起这种事的时候,松田总会说都是要死的人了问这个干嘛,然后日向反驳几句最后会说出,一点都不像他自己说出来的话的话。

他说,至少会有现在还活着的实感吧。

不过就算这么认真的说,松田也不会把所有事都告诉他,原因日向创至今都不知道。大概只是嫌麻烦或者没必要才不说的吧,他总会这么想然后也没什么大兴趣去追问,毕竟只是话说的漂亮,并不代表自己就那么认为的。

日常也不过如此,实际上日向被限制只在这个病房里活动的时候,能听到的声音只有松田每天“哗”的一声打开病房门的声音,以及他说话的声音;看到的东西只有看腻了的白色病房和与白色丝毫不容的松田夜助的身影。现在作起对比来,在这个病房外的预备学科生活会比这个有趣也说不定。

但是“才能”至上啊。

想到这里是日向创还是会期待有了才能的他的未来,甚至被松田称之为没有未来可言的未来。


临近手术还有三天的时候。

「天气还是照旧,喂我说是不是你的原因啊,预备学科。」

「莫名其妙……所以说管我什么事啊?!」

「放弃手术的话就会天晴的话,你快趁早放弃吧。」

「说什么呢,现在说放弃的话,从根本上就不可能吧。」

接下来松田会一言不发的走到日向躺着的病床旁边,靠近日向的脸,有点警告意味的瞪着日向,这个时候日向的眼神会向别处瞥,然后缓缓地直视松田的眼睛说起他那套自创的才能论,听烦了的松田就会自然而然的直起身子离开病床,再到不远处的椅子上翻开漫画。


临近手术还有两天的时候。

「阴天。还有两天,现在放弃也不晚啊,不过我也不期待预备学科的脑子会忽然回转过来就是了。」


临近手术还有一天的时候。

「阴,明天别被吓得发抖啊预备学科。」


临近手术的前10分钟。

日向创能清晰听到的声音就是一堆尖锐的东西互相摩擦产生的咔咔响,有点反感这种声音,没有理由的,发自内心的,反感这种声音。


临近手术的前5分钟。

熟悉的开门声和脚步声,日向借着手术台上的灯光看向来者,很熟悉的身影。


临近手术的前1分钟。

一秒钟走一步就能靠近的病床如今对松田来说就像有一道墙一样,但是无论如何也有把墙破坏的话。


临近手术的前20秒钟。

那就无可奈何了吧。


临近手术的前10秒钟。

「那个啊,我早就想说了。」


临近手术的前3秒钟。

「谢谢你了啊松田。」

临近手术的前1秒钟。

言语的力量,就轻易的把这个距离给破坏掉了啊。

与病床隔着一米的距离。


Fin。



拜拜我好像跑题了x。不想写后面的事了!想想接下来就感到虐!所以停笔了!其实最后写的有点急了。
看到这里真的谢谢了!第一次码弹丸有点手生。有BUG的话谢谢提出,虽然我觉得松田是主刀医生这个设定本来就是个BUG,不过好萌噢!(


评论(2)

热度(17)

  1. 日向创痴汉总部凫枳. 转载了此文字
    這麼晚才來整理我對不起大家【跪
©凫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