凫枳.

槲叶落山路,枳花明驿墙。
因思杜陵梦,凫雁满回塘。


什么都刷,喜好很杂,相当于存文的地方。

[楚路]深夜食堂和情感栏目。

[楚路]深夜食堂和情感栏目。

*第三人称视角。

*OOC可能注意。

对于夜宵这种东西,在我认为永远都不可能碰的时候,我恰好就那么碰上了。课程太多的缘故,我错过了和朋友一起吃晚饭的时间,于是只好大半夜实在饿得不行的时候一步一步挪向食堂。本以为这个点钟食堂不会有人,但事实出乎我的意料,那位学生会主席,坐在椅子上,他面前的桌子摆着一个杯子,一个盘子还有一个碗。

于是我决定速战速决,虽然点了一只整鸡和三五个三明治。然后毫不犹豫地选择坐在了那位学生会主席的旁边。他见到我好像很惊讶的样子,我颤颤兢兢的对这位德高望重的主席说了句您好。他像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时我才看清他的夜宵,一杯柳橙汁,盘子里是双煎蛋,碗里是牛奶燕麦。不得不说这样的夜宵真是单调的可怕……

他似乎看出来我的惊奇意味,缓缓的开了口:“啊……这个啊,我以前有个师兄,他总是这样的夜宵我就有点想来试试。”

说实话我有点想问他平常状况他会吃什么夜宵,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我还没有八卦到想知道学生会主席的夜宵。他见我对这个话题有点兴趣便继续说了下去。

“那天啊我就像你似的啃着鸡腿,然后我那个师兄就这些东西坐到我身边来。噢,我记得那天是我原来喜欢过的女孩订婚了。”

靠,没想到这个敬爱的学生会主席还有这点黑历史,喜欢的女孩和别人订婚了,想想就心酸啊,看着盘子里的鸡我忽然没有了食欲,不知道这是不是心理作用。

“我那位师兄就跟我谈起了人生,他平时话少,但是那次他和我说了很多,比如说小时候的事啦,之类的,我当时一时没消化完,就想着既然师兄和我说了那么多我也要回报他啊。然后我们俩就相当于互道黑历史了。”

他说到这里笑了笑,但又没有继续往下说的念头了,只是盯着那杯橙色的柳橙汁出神,我倒也想继续听下去这个故事,不过却也不想打扰他,打扰他我可能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毕竟他是学生会主席。今天只不过可能他一时兴起,明天说不定他意识到我听到这些还要灭我口,想到这里我一阵恶寒,打算一拍桌子马上跑。

他却笑了,不同于刚刚想到美好记忆的笑容,那个笑容很是悲伤,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露出这样的表情,我猜想是不是主席暗恋他那位师兄,然后未果呢?当然我不敢问,这样不仅可能我小命不保,还可能让主席哭出来,噢,我就这么想想。

他问,你认识楚子航吗。

声音轻轻的,要不是这里安静的只能听到心跳和呼吸声,这句话我甚至都听不见。

“那是我的朋友啊,出生入死过的那种朋友。让我把四分之一生命献出去的那种朋友。”

我不知道他实在对自己说话还是对我说,深夜的食堂昏暗暗的灯光下衬着他那个悲伤的表情有股说不出口的相配度。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半响冒出来一句抱歉。

他闭上眼睛,那双蓝紫色的眸子一下就被睫毛的阴影挡住了,“我才要抱歉。”

他站起身来,冲我点点头,大概是道别吧。然后头也不会的走出食堂,桌子上的柳橙汁、双煎蛋和牛奶麦片在暗橙色的灯光下有点模糊,他动都没有动。那点食物就像纪念谁似的,静悄悄的立在那里。


下雨了。
我据说学生会主席不喜欢下雨的。
不过小道消息,谁知道真假呢。


Fin
——
我脑海里不是这样的结果写成这样了。凑活看吗。想写楚路全经历过的事复述出一边结果,写出了,他的习惯变得他一样。了。
虐感up嘛。

评论(10)

热度(34)

©凫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