凫枳.

槲叶落山路,枳花明驿墙。
因思杜陵梦,凫雁满回塘。


什么都刷,喜好很杂,相当于存文的地方。

写个小梗。

*古风paro。我……实在不会写。

*师兄x小师弟(?)的一个简单paro.

*OOC注意。


楚子航在那座不起眼的山上跟师傅学剑,路明非遇到只是偶然。那天他去山上,想着为喜欢的姑娘采点好看的花,结果被狼抓了个正着。而救他的人,恰好是楚子航。他一袭蓝衣从远处的树上跳过来,拿着他那把剑把饿狼给伤的不是残废就是命不久矣。


从此之后,路明非就嚷嚷着跟在他后面说要报答他,说要和他一起练剑。楚子航也没拒绝,倒不如说他不知道怎么拒绝,路明非有的时候是个固执的人。


但最后,路明非只是拿着一把剑当摆饰佩在腰间,但却总是跟在楚子航后面,楚子航很久没听到过一个人跟他说一些没用的事了,一来二往的,到也喜欢上听他故事似的话了,楚子航也偶尔想过,是喜欢那些事呢还是喜欢他的声音呢。 他总会跟在楚子航身边说。

师兄你看那些花。

师兄你喝水吗,还是喝茶?

师兄来师兄去的。

他都没入师门,虽然师傅说路明非有潜力。但路明非又铁了心似的不入师门,就跟师兄。


那天山下有一户人家要结婚,据说还是和海外来的洋人。那户的女儿叫陈墨瞳,路明非总叫她诺诺,日子久了,楚子航也能记得了。女孩有柔顺的长发,和红色的嫁衣相称,煞是好看。

路明非坐在一棵枣树上望着山下,楚子航就靠在那颗枣树上闭目眼神。半响他开了口,“我帮你把那嫁车车轴砍了吧。”


路明非赶紧说别别别,感觉又不对,改了个口,说,这是在葬送我的幼年无知啊师兄。

楚子航显然有点蒙了。

路明非跳下树,看着楚子航的眼睛,眸子眯起了两条弧线。


我喜欢你呀师兄。

他差点就说出来了,但山下的炮竹响得震耳欲聋。


那日楚子航从山下带来一个姑娘,叫夏弥。路明非连忙称赞好名字好名字。可他心里一点也不因为有个姑娘能和他一起生活而高兴。不知道因为夏弥姑娘看似和楚子航比较亲还是因为不习惯第三个人的出现。

晚上没有多余的床铺,路明非就只得和楚子航挤一张床。半夜风雨大作,屋虽然不漏雨,但夏弥因为是弱不禁风的姑娘,楚子航就把他的那张被子给了夏弥。现在他感觉身边的人一直颤抖着,把他给抖醒了。他附在路明非耳边问,冷?

路明非也不说实话,但也不摇头,不摇头因为他被他师兄的动作吓住了。


在楚子航问他那句话的时候话音还没落,他就抱紧了路明非。力气悬殊,路明非挣脱不开。

但他转了个身,然后被吻住了,不似狂风暴雨也不似麻雀轻啄,亲吻的速度不快,这一点都不像楚子航的作风,他慢吞吞的舔舐着路明非的嘴唇,被他吻得不知所措的路明非有点傻眼,却让他有了可乘之机。

唇舌时不时受到温热让路明非感到不是那么冷,他们一直相拥亲吻,直到路明非口中泄出点呻吟。


嘴唇相离后,路明非眨眨眼睛。


师兄我喜欢你呀。 他憋了里面也没说出来的话,让这个无厘头的吻给回答了。


师兄我喜欢你呀。他说。


我也是。


Fin



尝试性的一下,得到一个结果。写不来古风。

应该算糖。(?


评论

热度(15)

©凫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