凫枳.

槲叶落山路,枳花明驿墙。
因思杜陵梦,凫雁满回塘。


什么都刷,喜好很杂,相当于存文的地方。

[米优]夏至。

夏至。


*有点小惆怅的非常短短短的短打,夏至这两天就中考。烟。

*然而脑洞还有很多。

*没什么中心,为了写一写描写。

*设定是差不多公式书的漫画家设定。


烈日当空,百夜优一郎向窗外不断发出耀眼的橙光的太阳看去,手中的冰棒像即将要被烤化了一样,甜腻的水珠啪嗒的滴在地板上,木质的地板遍很快渲染上墨色。平时能屏蔽掉窗外蝉鸣的空调声这时竟也早早停止了工作。他撇了撇嘴,也意识到手中的冰棒已经开始融化的现实便一口含住了它。


啊,青苹果味道的。


青苹果的颜色很清爽是没错啦,但不代表看到化掉的青苹果冰棒就会感到一瞬间浸入到冷水之中嘛。优一郎伸出舌头舔干净那些在手腕上还不断向下延伸的液体。这不是更热了吗。


浴室的门忽然打开了,没有用很大的力气,但在一个有些拥挤的公寓里总能听到这种细小的声音。出来的人带着点水的热气,不过当事人应该会很凉快的吧。


「……小优在干什么啊。」


被问到这个问题,优一郎显然有点僵硬,在米迦尔进去浴室之前他的确是说过不会吃冰棒会好好赶稿的。优一郎用余光瞥见桌上的白纸开始考虑起理由来,大脑这种东西有时候越在紧张的时候越靠不住,手中的冰棒也开始迅速的流到优一郎的身上。


「冰棒要化了噢?」


「哎?啊,啊是呢……」回过神来的时候,冰棒已经化了一大截了,米迦也早就站在他身旁看着他身上那些液体晃了晃手指。没等优一郎起身,米迦尔就早一步抓住对方的手腕用舌尖缓缓的舔干净那些甜腻腻的液体,这个行为让优一郎轻轻的颤抖了起来。他大概也没有看见米迦尔嘴角的上扬。


紧接着米迦尔放下优一郎的手腕向身上进攻,最开始是腹部,紧接着是大腿。这种全身上下被舔过来的感觉让优一郎热透了却没什么力气推得开对方。


好热,好热好热好热。


优一郎无意识的将一直闭着的嘴张开,却是一声喘息。

「不会做了,」米迦尔站了起来,朝他眨眨眼睛,「所以小优现在,要好好的赶稿啊。」




没有了。

想吃肉的话……等我考完回来试试噢。脸红.jpg

第一次写米优我内心也是很澎湃的啊!

其实就为了激励下自己学习(瞎说。


评论

热度(17)

©凫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