凫枳.

槲叶落山路,枳花明驿墙。
因思杜陵梦,凫雁满回塘。


什么都刷,喜好很杂,相当于存文的地方。

【paka松/おそ一】Murderer。

▷おそ一,没有兄弟设定的侦探oso和杀人鬼ichi,隐性的很多カラ一。有点强行的长兄一。

▶第一人称oso和开放式结局,OOC和私设请注意

▷感谢观看。

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目睹到他杀人。

拿着刀手抖得和我刚认识他一样,面具下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眼角隐隐的看得到闪光,我惊讶的眨了眨眼,不知不觉中他就将刀捅进了那个人的身体里,血溅到了他的面具和精致的木质地板上。

 

Murderer.

 

不得不说这种事很搞笑,可是那些警官们从几年前到现在都在请求我去破案,我的确对这种事情持以无所谓的态度,去案发现场活跃一下气氛就能拿到钱的事谁会不干呢?尽管他们把这样的我叫做おそ松侦探

这天照旧接到了从警局打来的电话,富豪家的主人被谋杀了,我眼神飘忽在窗外的鸟儿没有继续听下去,总而言之下午到那里就行了。

富豪家的主人被杀了为什么还要找侦探啊,明明到处都有监控,身边还有仆人。比如说穿黑丝的女仆,比较可爱。我这么想着,收拾完随身物品之后就从这个所谓的事务所里走了出去。我抬头看了看,天气不是很好的样子,考虑半天决定回去拿了一把紫色的雨伞。

“下午好,チョロ警官,”我礼貌性的对警官打了声招呼,而他身后的totti则一脸奇怪的看着我,“totti也下午好啊~”

他点点头也不管我的表情很兴奋地样子,直接回到案发现场和十四松继续调查那个趴在地上的尸体。我回头看着那个一直在角落里的人,对他挥了挥手。

死者的血已经干涸得和杯子里的红酒一个颜色了,当然,包括那个血和红酒混合在一起的死亡讯息,关于那个死亡讯息……还真是一点也看不懂,我佯装来观察死者的样子走进被keep out的黄线围着的圈里,眯起眼睛和警官们打趣到,在他们放松警惕的时候用力将那些死亡讯息给抹掉,反正也解不开。

果不其然totti一脸绝望的看着我,又向チョロ警官投过一个求救的眼神,我耸肩表示一脸无辜,“没办法嘛~反正你们也解不开不是吗。”

チョロ警官很给面子的点点头,又叫过totti对他说往常那种相信他的话。

这样才对嘛,相信我啊。我朝着一直在角落里像看节目一样站着的青年一笑,他似乎发现了我这个看似和善的笑容,逃避般的瞥向别处。我想了一下对他做出了个口式,当然我也不知道他懂不懂。

我低头思考着,那些警官们不由自主地全都凑上来,很是期待的看着我。我很是自信的闭上了眼睛,指向了这间屋子,大声的宣布道:“犯人——”

是谁呢。

这个杀人犯先生是谁呢。

“一定还在这个世界上啦~”我轻松地将手放在后脑勺,不经意间说出了如同玩笑的一样答案,也许就是玩笑,可是总有人会相信,于是那就逐渐变成了真正的答案。没人会怀疑,所以每次都是这么简单解决了一个看似很难的案子。

我注意到角落里的青年,他似乎是松了口气,又不像让人发现似的马上恢复了刚刚的从容样子。这样的话,比起快点解决这个案子更像继续逗逗他,人无聊的时候总是要找点乐趣。这样想着我忽然跑了起来,而チョロ警官觉得我是发现什么线索所以也跟了上来,当然还有紧张的那个人,不过看起来运动不太在行,一直慢慢的跟在后面。

“只是去卫生间而已就不要跑得那么严肃啊!”チョロ警官看我跑了几层楼梯才到第一次的卫生间不禁踹了一脚门,很平常的吐了槽。

当然要装作严肃一点,不然怎么能看到那家伙摆出这么有趣的表情呢。

 

最后的结局当然是活跃了全警官们的气氛,甚至包括曾经生活在这里的人。夜幕降临之后宴会便开始了,明明可以蹭一顿的我却提前离了席。已经完全暗下来的天色上一颗星星都没有,沉闷的空气让人感觉随时都要降下雨来。我转着车钥匙打开了车门,副驾驶上已经坐着一个人了,我问他怎么进来的,他也只是拿出了兜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备份出来的钥匙。

我开着车行驶在大街上,他坐在副驾驶上一如既往地沉默着,还抱着一只从那个人家里的一只猫,即使他对我说这只是一只普通的流浪猫,不过谁看不出来是一只英国纯种的短毛猫呢。我吹了个口哨试图渲染一下午气氛,他却一直抚摸着那只猫。我加快了行驶速度,对他说道:“看着我。”

他似乎有点不愿意,可还是抬起了头看着我的侧脸,我将车停到路边,转过头看着他的眼睛,二话不说的去亲吻他的嘴唇。他怀里的猫试图挣脱开他的怀抱,可他却始终没有放手。直到我将他的嘴咬出血来他才软了下来让猫跑到车的后座。

“一松。”

我叫他的名字的时候,他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我没想收到这份惊讶,只是舔舔他的血便回过了头。

“刚刚的表情,很可爱哦,”见他不出声,我笑了笑继续的自顾自说了起来,“以后不要总露出这种表情啦,会让人忍不住的嘛。”

他闷头随便应了一声,接着伸着头去逗刚刚受到惊吓的猫。

“听我说话。”我明显的看到了他的动作一愣,随即慢慢地将头低了下去,用细小的声音向我道了歉。

“要不是你身上有别人的血腥味,我刚刚可不管哪里会冒出个交警开罚单,就在这里干你了。”我看了眼他的表情。

“还有,不要养流浪猫了,”我眯起眼睛警告似的对他说,他似乎刚想开口,却被我一个急刹车将想说的话咽了下去,“没有为什么,别人的血腥味很恶心。” 

我没有再给他说话的机会,开了车门就走了出去,留在他在那里一个人自顾自地看着车外深渊一样的夜晚,那个独自一个人的身影让我想起来认识他第一天的时候,好像也是这个天气,也是这辆车里。

我点燃一根烟,深色的夜里冒出白色的烟雾格外显眼。说到刚认识一松的时候,那还真是一个不错的回忆。

 

那时候他好像还十四五岁,看着一只流浪猫被饿死都会抹一下眼泪的那个年纪,我当然见到过他做过这种低沉的事情,不过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水果刀,满脸都是血,喘着粗气像是马上就会窒息一样,看到我的时候他手中的刀掉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唔哇,不小心看到了什么,超爆炸。”我吹着口哨缓缓地走到他身边,试图让他放松下心情,一点点心理学我倒也是理解过,只可惜起了反效果,他跌坐在地上颤抖地将手伸向满是血的水果刀那里。我朝他眨眨眼睛,随着他的动作也蹲了下来。

“你要杀了我吗?”我歪着头问,他贴着墙一直不安地动着,我伸出手开始揉他的头,“要是杀了我的话,就没人会保护你了啊。”

他开始犹豫了,半分钟后他选择拍开我的手然后牵住。我站起来把外套脱给他遮住一些血迹,又夺过他手中水果刀随便塞进了卫衣的口袋里。我拉着他的手从小街区穿过去,冷清的街区有着几个迅速走着的人,谁都没有发现我身边是个充满血腥味的杀人犯。夜幕渐渐降临,我看着主动坐在副驾驶的他,才启动了车。

我随口问了问他的名字和日后的打算,就算我说会保护他也仅仅是针对“不会对别人说这件事”这点而已,他撇了撇嘴仅仅是告诉我了一句不知道而已。

 

“我还以为你不会说话。”

“哈……?”

“开玩笑的啦一松君。”

 

好像是我让他重生了一样,他把表情隐藏在手臂下,即使看不见,那大概也是很可爱的表情。

 

将我从回忆中扯出来的是从天而降的绵绵细雨……把烟弄灭了。而我身后的一松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车上下来,手中还拿着那把紫色的伞。他看着我嘴里叼着熄灭了的烟翻个白眼,稍微向前走了一点把伞举到能挡到我头上的高度。

“你是笨蛋吗。”他看着我嘴里还稍微些许火光的烟,露出个有些嘲讽意义的笑容。我没理他,只是掐了烟拿过了他手中的伞,毕竟踮着脚举着很累的样子。

一松不喜欢烟味,所以我也不会刻意在他面前去做他讨厌的事。他忽然拍我肩膀对我说给我根烟的时候,我倒也是想都没想就给了他。原因是上次在和他分别的时候,这家伙根本不会抽烟,可现在却熟练得令人惊讶,当我问他的时候,他有点心存顾虑地没回答我。

你在害怕什么呢。我用手托着脸看他,偏了偏身子在他的耳边小声的问他,那个我一直想寻找的答案。不过已经到了现在,想要知道这个答案已经不难了,况且还是我自己想出来的。虽然经常在案子中浑水摸鱼,不过在别人眼里我还算是个能解决大案子的侦探。

他咽了口气,支支吾吾半天却也只给我个没什么的答案。

我是知道的。

知道他的秘密,知道他的心思,甚至他喜欢的人我都知道。他是真的把我当成一个笨蛋看吗。

 

“一松啊。”我叫着他的名字,也不知道是多么深情款款,他才肯一脸嫌弃的看着我。我没把这样的表情当回事,顺着风侧过了头,还在下着的雨自然地都落在我的衣服上,我不知道要这样到什么时候,反正他是不会选择一个话题来说的,于是我依旧喊着他的名字,那个我给他的名字。

“……你好吵。”他瞪了我一眼然后碾灭了烟,一身烟味让我皱了皱眉,尽管我也是这样,不过皱眉的原因又不是仅仅那点烟味,还有混合在一起的别人的血腥的味道,或者说是别人的味道。

 

“啊啦那可真是抱歉啦,话说一松啊——”

我刻意延长了声,他却平静地看着我。

“找到喜欢的了人真好,虽然他死了,是吧?”

我看到了一直想看到的表情,在他脸上逐渐地呈现出来。

为什么我会在那个时候选择把他从那个小巷里带出来呢,一见钟情?可能会有一点也说不定,不过更多的是仅仅想看这样的表情而已,从一个“想要活下去”的坚定眼神到绝望的表情。

“真对不起啊一松,没有把真正的犯人找出来。不过,你已经知道了吧。”

 

真正的犯人。

就在这里站着不是吗。

 

▶▶▶

 

之后就结束了。自从那天开始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了,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也许我可以选择不那么做而继续将他留在我身边,可他什么都知道,包括所谓的“真正犯人”是谁,不过那都无所谓了。

日子变得平淡起来,案子也逐渐少了,我当然也不是没事做,只要找到乐子我都可以去尝试着去干,比如说小钢珠,和书店的成人区。

说到富豪家主人被谋杀的那件案子,还有个小小的后续,是一个星期之后チョロ警官对我说的,凶器是一个旧了的水果刀,但这个案子既然早解决了也不需要更深的调查,所以那一头的警官们就此作罢。

我走向不远处的商店打算买点什么日用品,在路过的一个巷子里听到了猫叫,那只英国的短毛猫,尽管过了这么多天依旧干干净净的,也丝毫没有被饿到的迹象,大概是附近的人会来给他施舍一些食物吧,我没有继续再看下去那里了。

在一般人不会注意的地方有着小小的动静,隐隐约约的,能看到一个穿着紫色卫衣的家伙。

=Fin.

评论(2)

热度(41)

©凫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