凫枳.

槲叶落山路,枳花明驿墙。
因思杜陵梦,凫雁满回塘。


什么都刷,喜好很杂,相当于存文的地方。

【年中松/チョロ一】关于选择题与答案。

关于24话的衍生,一个恋爱小故事。

choro视角,总体来讲很轻松的恋爱氛围(?),OOC和私设注意。

感谢观看。

关于选择题与答案。

我不知道自从我离开家以后到底过了多久,犹如海浪一般的工作冲进了我的生活,让大脑时不时地感到不清醒。于是我决定请假外出散步,明明什么地方都可以,离生活的地方近一点的公园,或者远一点的街区,可是我却走到了家的附近。

本来不应该是这样的。

我在熟悉的巷子口遇到了他。

一松依旧身着印有“DAT”的那件紫色衣服,而最大得不同是他的肤色不像曾经那样稍显病态的白了,那是长时间经受阳光照射的颜色,还有眼睛下的黑眼圈更是变得浓重了。我隐隐约约地猜出了点什么,可是我选择了沉默,也犹豫着是否应该上前去拉住他的手。

他却先一步的看到了我,伸出胳膊对我摆摆手,挂在手腕上的便利店的袋子也随之晃动着。我上前一步,像那个时候一样对他道句早上好,他点头用手指稍微扯开一点口罩对我单纯的发出一个“嗯”的音调。这就像以前没有人离开家里那样,没有丝毫的变化。

可是我很清楚,这种状况根本就回不到从前那样,所以我决定开口问他最近的情况,他仅仅告诉了我离开了家,其他什么都没说,既然他不想多说,我也不会过多的去问。

 

我想这是我做的最糟糕的事了,明明他可以找到自己的生活,我却把他带回了自己的住所,他没有拒绝,当然我觉得这也不是代表愿意的意思。他跟着我走了一路,无聊的时候会晃动着手中的便利店袋。不得不承认一路上我有好多话想问,可是我没有,我认为他绝对会回答我,可是我没有开口去问。

过了几个十字路口,我和他走到了我住所的面前,我从兜里拿出钥匙插进钥匙孔中,生了锈的钥匙孔中发出了咔咔的声音。门打开了,他饶有兴趣地看着我的屋子,房子有的几间屋子全都是背阳,只有卧室的地板上会有阳光斑点投过树木和窗子照下来,印在地板上。

一松坐在地板上,我有点僵硬地对他说没扫地,他也没在意,只是一直看着桌子角落那只散发着阴暗气息的玩偶猫。

“这个你还留着啊……”他有点感慨似的对我说,也许是在自言自语,我没回答。

那只玩偶猫是在我离开家之前他送给我的,还说“看到他你就会想起我了”这种话,的确没错,各种意义上我看到它,都会想起我的这个弟弟。我自认为在兄弟里和一松的关系很好,反正比他和次男的关系要好很多,可是总有一面打不破的墙挡在我面前,隔着的人就是一松。我从来没有想过打碎这面墙的方法,说实话也没有这种想法。在我离开家之前,我觉得一切事情都会解决的,可是我没有解决这件事我便走了出去。

 

这样不行,我对自己说。

我想起来我的同事总会说的那句话,他的理想或者是做个作家,可是万事不如人意,他和我一样在做这份无聊的工作。我还记得他最常说的一句话是“思想总能用语言来表达。”我想也是,所以在他正经的时候我会附和他几句。

可我觉得现在我有必要对自己做出检讨了,我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或者说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了。

一松坐在那里抱着玩偶不知不觉的在我身边睡着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也许是做了噩梦,他不停的发抖,我没法吵醒他,于是把自己的外套盖在了他的身上。我又在想当他醒来怎么办呢?我又能用我的话来表达什么呢?

我什么都不能。

 

他在梦中皱了皱眉,头在我肩膀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接着再次放松身体睡了下去。我想到了以前的事,比那更久以前的事,他还会躺在我旁边说着喜欢哥哥的时候。

是国小来着,还是国中呢。

每次他抱着一只猫,流着因睡眠不足而掉下来的眼泪找我的时候,都会说一句晚安,就算是睡午觉也会说晚安,虽然心里万分想叫他说午安,可是我从来没有机会,反应过来得时候他已经在我身边安稳地睡着了,和猫一起。

所以那个时候那间屋子的晌午只有我和一松,还有一只猫。

 

我很清楚这种关系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我也遵循他的想法,我不会说出任何关于那件事的话。我也问过自己,那真的是遵循他的想法吗。我想是的,只不过是我想。

一松醒来的时候已经将近傍晚了,他擦擦眼睛问:“……我睡了多久。”

“一下午,要吃东西吗。”

“无所谓。”

他从我身上离开,抱着那只玩偶猫目不斜视地看着我,我被盯得有点发毛,于是移开了在他身上视线,同时站了起来。肩膀被他枕得发疼,我象征性地揉了揉,而一松的眼睛低了一下,我问他怎么了,他吞吞吐吐半天也没说出来一个字。

“对不起。”

这是在我打开屋门,随着咔嚓一声他说出来的话。当然我是希望我没听错的。

我琢磨着这句道歉的意义,是觉得用了我肩膀一下午不好意思呢,还是说对融入我的生活而道歉的呢。也许我并不是在意这句话的意义,更在意的是他本身。

高中的时候他也这样向我道歉过,那个我认为会延续下去的好兄弟的关系,大概也是从那时候起变化开来的。那天放学回家后,我看到一松坐在沙发上望着我,我每天也能看到,只不过那天的气氛却很奇怪,快下山的太阳只照到了角落,让屋子变得昏暗不堪。

“轻松哥哥。”我听到他小声地叫着我的名字。

请问松野家的四男喜欢的人是谁呢。

他问。

松野一松喜欢的人是谁呢。

然后我逃出了家门,在关门的那一瞬间他低声地说对不起。他一直觉得我是没听见了,可是我听见了,所以我会自动锁住他不想回忆的事,我也没有提过这个事,对谁都没有说过,包括自己。

这个问题是我不想面对的,答案无论是AB还是CD,我觉得都不会存在松野轻松这个选项。我也想过他问我这个问题的原因,可是那是他,我不想问的原因,最重要的是因为担心他。我从来都不会想过,这是因为我怕知道答案才不去问的。

我听到卧室的门被人打开了,于是回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一松。

“饭不用做,我回去了。”

我始终也不明白,他是有多么不会撒谎,要回哪儿去,当我问出口的时候,我发现了他额角流着虚汗,呼吸有点仓促,沉默中不时地发出了咳嗽声。我看他是不想回答我了,于是去柜橱里面拿了感冒药。

“没关系,在我这里住着也可以。”

“哎,我不……”

“我不会困扰的,所以没关系。”因为你是我弟弟,所以不会嫌麻烦。

我叹了口气,暗自安心的同时也在疑惑一松怎么会感冒,他绝对不会让我带他去医院打针输液,倒也省去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我把面包给他看他不情愿地一口口吃完,才把感冒药打开之后倒了温水一并送到他面前。没有我的话,他绝对会空腹吃药,我肯定。

“病好之前就一直待在我这里吧。”我对他说,就算他会拒绝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可他只是点点头,没有半点不情愿。所以我猜不透这个弟弟,明明是弟弟,思想却总是偏离我的猜测。

吃过药后我也只能让他去睡觉,实际上我感觉到了自己的过分,他已经睡了一下午还要继续睡,我看到他那样惊讶的表情笑了出来,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后背和他一起进了卧室。他忽然变乖了耸拉着肩,扯着我的衣角跟在我后面看着我。

我打开了墙壁上的按钮,有着黄白色光的顶灯马上就亮了起来,他的眼神停留在窗外的月光上,等到我铺完被子他才回过头。

“我说……今晚月亮真、真漂亮啊。”

我听到了一松在小声地嘀咕着什么,那应该是对我说的,我也有听清,每个字都清晰得印在我的脑海中。当我想回答他的时候他已经蒙着被子说了句晚安。我依旧没有回答他,总是找不到机会,也许是我本身不想回答的问题。

“晚安,”我对他说,“我听到了。”

我也只能告诉他我听到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明天再好好地谈一下吧,我想。尽管每次都是这么想的却永远做不出实际行动。

夜里一松动了动身子,当我把需要做的工作全部搞定才去睡觉,他大概是睡着了吧,安稳的睡脸摆在那里,我不禁多看了几眼,虽然这样的睡颜我不知道自己已经看了多少次了。我摸了摸他的额头,感冒没有继续深一层地延续下去,吃了药后他的脸色也好很多。我回过神来将被子给他盖好,然后听到了如孩子一般的梦呓。

 

我听到了。

是在说喜欢轻松哥哥。

……算了,我不确定。

那种事大概不可能。

我又开始思考这个人是否真的睡着了。于是等到了清晨,初升的太阳和冷空气的来临,我怀疑我思考一晚上的无聊问题根本不需要解决,他还在睡。我打个哈欠起来,一松被我的动静吵到而揉揉眼睛。

我想还是不要连续请假两天比较好,所以找到柜橱里的药,放在了一出卧室就能看到的桌子上,也做好早饭放在那边,当我正在想需不需要写个纸条的时候他出来了。熟悉的声音对我说早上好,我点点头,干脆直接嘱咐他比较好。一松不耐烦地点着头,叮嘱完之后我便觉得我的任务完成了,便穿好外套走到房门前。

“我出门……”

他跟了上来,在我回头的那一刻亲了上来,脸颊上忽然贴上了柔软的嘴唇。

“……了。”

 

“哦,走好。”

“不要搪塞过去啊??你刚刚在干嘛??”

他似乎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什么,脸色越来越红,躲避似的回过头蹲在地上,把脸埋在双臂间。

“明明听到了不是吗……” 

然后你默认了什么奇怪的事啊?

搞砸了,全部搞砸了。我的心提到大脑以上了,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这个话题了,理所当然地走出去关上了门,觉得不妥又打开了门看着他道:“中午记得等我回来。”

不得不说我根本就没心工作,一直都在想这件棘手的事。把这件一直不想对待的事给搞砸了,错得……还是我。一上午我无时不刻的叹气,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家门前,终究还是要回答那个问题,很久以前就逃避的问题。

 

“欢迎回来。”我看到一松躺在沙发上仰头拿着我的那些没什么实在意义的书籍,好像早上那件事好像没发生过一样,他仅仅是无所事事地将书上的文字一览而去

“我说啊……一松,”我看到他把书放下,视线转到我身上来,昨天也是那样的视线,“过来这边。”

他也很乖地走过来,我脱下工作的西装外套挂在了他身上,用了点力气让他凑近我然后自然地吻上了他的嘴唇,和早上一样柔软。

 

请问松野家的四男喜欢的人是谁呢。

我知道了,所以不要重复问了。

他扯上了刚刚没有及时戴上的口罩,把笑容隐藏了起来。

 

=Fin.

评论(4)

热度(65)

©凫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