凫枳.

槲叶落山路,枳花明驿墙。
因思杜陵梦,凫雁满回塘。


什么都刷,喜好很杂,相当于存文的地方。

摸篇鱼,松日,不算是很cp向,有点的那种松音。好久没看zero了。有Bug,还是很多的那种。日常的主刀医生设定(。

听得bgm是家入レオ的silly.

我也只会摸鱼了,还都是乱摸都摸不好的那种鱼(

 

为什么选择这条路呢。

那是在某天,松田夜助翻着手中的漫画书,大概是因为音无凉子不在身边太无聊的缘故,才会和躺在病床上的日向创说起了闲话。然而当日向对他投过好奇的眼神的时候,他又撇嘴不说话了。

不用回答也可以,这种事除了日向创自己清楚,松田也差不多能了解得到,预备学科里也不是没有人,但是他可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坚定地来手术室的预备学科。不过他还是表现出见怪不怪的样子,一副很嫌麻烦的表情看着比他稍微矮了那么一点的日向创。

在认识松田之前日向创似乎是没什么朋友。也许有,不过也可能只是本科那些对他传输莫名其妙的思想的人,说不定还会受到所谓的“朋友”的欺凌也说不定。至少松田对这件事还是少有的自豪感,有别人的第一个朋友这种称号。而日向对他说的话自然是很多,比如说今天吃了什么,再比如说,对松田和其不承认的女朋友的八卦。

松田当然不是每天都能见到日向创的,虽然他是主刀这个手术的医生之一。私事或者公事都有足够的理由让他不在日向的身边,所以有一定的日子听不到日向创烦人的闲事。可也不无聊,有音无凉子这个人会在他身边活蹦乱跳的。

一点也不像那个傻得要死的家伙。松田抬起头看着一片昏暗的天空,快要下雨了,没有带伞,各种各样的问题忽然摆在面前,他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便抓起音无凉子的手。

“什么什么~夜助要带我去你那里吗?”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一到雨天就必须去找日向创,虽然松田一贯很不屑这种不成文的约定,突发事件,所以带着音无去也无所谓。

当他打开门的时候,日向创正躺在床上均匀地呼吸着,毫无疑问的在睡觉。而音无凉子也发现了这点,不出声地在摆弄松田的那些漫画书。松田倒也不说话,只是指了指门,示意雨停了就出去。

不过雨最终也没有停下来,音无凉子去借了隔壁的伞才得以出门,一边抱怨着让女孩子自己走一边挥手说拜拜。

至此,日向创还在睡觉。松田叹了口气,坐在床边就不停地叫着预备学科。当他看到日向眼皮动了动他才停下来。只是确认床上的家伙还活没活着,仅此而已,为此把他吵醒了也没什么。很快,日向的呼吸又平稳了下来。松田也没有思考,直接躺在了那张床上,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外面下雨回宿舍楼很麻烦。不过还有更深一层的原因,躺在他旁边的人在装睡。也许是睡过,不过现在的确是醒着的,没有什么证据,单纯的是感觉。不过有一点他倒是更确定,不知道为什么他哭过。

“……莫名其妙,”他摸了摸后脑勺,从床上坐了起来,“我说你啊,醒着的吧。”

回答他的是一声闷闷的嗯,随后日向创睁开眼睛笑着说被发现了啊。松田只是瞪着他,半晌张了张嘴却也什么都没说,不过一个手刀落在了日向的呆毛上。

“想那么多也没有用,所以你能不能不要对我摆出那么落寞的样子,太烦了预备学科。”

于是日向创扬起嘴角笑了。

“不,这么难看的笑容你还是侧过头去吧。”

于是日向创思考了半秒侧过头去了。

室内的时钟嘀嘀哒哒地响着,室外的雨也有节奏地击打着窗户。聒噪的声音。

“想喝水。”

“你没有脚吗?!”

“……腿没知觉了。”

松田皱起了眉,听时钟与雨声的相融发出的莫名的求救信号,下床去不远处拿到了日向的水杯。他大可不必这样,他的任务差不多快要结束了,之后进行手术室完全没有问题。

他将水递过去,明明确定了日向已经拿到手里了,杯子却还是摔到了地上,日向掀开被子慌慌张张地打算起身收拾,却被松田横过来的手臂阻止了下来。

“以为你单纯的是个预备学科而已,没想到生活都不能自理了啊。”

“无所谓吧,”日向创看着徒手捡杯子碎片的松田,忽然喃喃道:“反正再过不久就不是了。”

 

想拥有才能。

怀抱着希望。

坚信着未来。

所以失去“自己”也无所谓。

 

松田夜助一直觉得日向创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很有意思的却很蠢的预备学科。他收拾好碎片向外走去,留给日向创的只有一个背影。

 

再见到日向创已经是几天后的手术台上了,早早地就被打了麻药,一切都显得那么平静,一点都不像暴风雨将至的样子。他忽然想到几天前,那可能是最后和他说的话了,不是怀念,也有没什么不舍,不过的确是说不出口的感情。

 

最终他还是拿起了手术刀。

 

 

“醒了?感觉怎么样。”

恬静的午后,一直躺在床上的人睁开了眼睛。的确是一双毫无神色的眼睛。松田抬起眼看着从床上起来的人,手中的漫画书随手甩在了桌子上。

“名字?”

“什么奇怪的问题??你的是日……神座出流。我嘛,你没什么必要知道就是了。”

 

 

“……无聊。”

评论

热度(15)

©凫枳. | Powered by LOFTER